丁公桥、丁公馆的来历(转载)

原作者:轻选绿叶@xici
原文链接:http://www.xici.net/d128844277.htm

清咸丰年间因避洪杨战乱,镇江有不少官宦和商贾纷纷举家迁徙苏北东台,比较知名的有丁氏、柳氏、吉氏等,其中镇江丁氏迁东台的是道光翰林丁绍周和他的胞弟丁绍韩、丁绍昌三家。

丁绍周一家迁东台后为了安居,就在寺街对河的南园上购买了一块蔬菜地,据风水先生说,这是块“风水宝地”。于是,丁绍周家在此地建造了一座寓所,称曰“丁氏南园”,群众则称之为“丁公馆”。第二年,丁绍周的第三个儿子丁立钧就在这里出生了,丁立钧长大后中了进士、授了翰林、当了大官、成了大名人。由此,当地民众更加相信“丁公馆”所在地的确是块“风水宝地”。

关于“丁公馆”的构造,呈南北向,条带状分布,穿堂五进,四边环水,东侧为花园,西侧是大门;在大门口还设有吊桥,白天放下吊桥让人行走,夜晚则收起吊桥,安全性较高。据相关文献资料记述:在“丁公馆”内,丁绍周的书斋号“浮玉山房”,其长子丁立瀛的寓所曰“东园”,次子丁立淦的画室号“磨兜鞯室”,三子丁立钧的画室号“避风轩”等。另据戴沛泉(已过世)讲: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丁家后人均已外出谋生,“丁公馆”就委托给杨世沅家(镇江人)看管;到了四十年代,驻东台的“和平军”(汪伪部队)悍然拆毁了“丁公馆”。如今,在“丁公馆”旧址建造了“丁公馆巷”,巷内住着数十户人家。

晚清之时,东台三昧寺一带水陆交通发达,寺街因此而成为台城的商业闹市区。斯时,与寺街一河之隔的南园却交通不便,南园民众要上寺街办事、购物等均需绕行。于是,丁家父子就慷慨解囊,出资建造了一座木桥,老百姓纷纷叫好,便称此桥为“丁公桥”。历经百余年沧桑,“丁公桥”已在原址改建多次。1993年,东台市人民政府将“丁公桥”改建成一座水泥平桥,并在桥两侧和沿河边增设了护栏。

mysql当中的utf8和utf8mb4

原文:https://my.oschina.net/leejun2005/blog/343353

在mysql的日常使用当中,一般认为用utf8的编码就足够覆盖了。但utf8只有65536个编码空间,如果遇到一些不常用的汉字或者不在基本多文种平面的字符就会出现错误。

根本的解决方法在于升级mysql到5.5.3之后,将编码升级为utf8mb4即可。如果条件不允许,则可以在数据入库之前进行过滤。

看来对编码问题还得再深入学习研究。

永泰祥绸布庄(转载)

原作者:程可石
原文链接:http://www.xici.net/d122710741.htm

东台城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商业城镇,为百里之内城乡物资交流的主要集散地,商贾云集。七里长街商家鳞次栉比,熙熙攘攘,热闹异常。宁树路上,狭窄的石板街道,低矮陈旧的店铺,一家紧挨一家,显得格外古朴,临近便民桥(后称新桥)东边约五十米处,有一家绸布店,三间门面,雕花门楼,店堂内的水门汀地面光洁照人,开间宽敞明亮,玻璃货橱里陈列着五颜六色的绸缎布匹,从早到晚,顾客络绎不绝,生意兴隆,从里下河西乡,下坝河边上来的乡亲们、邻近县区的客商纷至沓来,十分引人注目,它就是东台城颇负盛名的永泰祥绸布庄。

永泰祥绸布庄的创业人是程铭父子。祖籍为安徽歙县人,程铭的先辈到东台来经商落户,可追溯到清咸丰三年(1853)四月,太平军进攻徽州,消息传至歙县,四乡吃紧,清军纠合地方团练武装与太平军进行了殊死的拉锯战,广大百姓纷纷逃匿深山,流离外地。程铭的祖辈带着家小,流寓淮东,在东台落脚谋生,不料这次灾祸竟长达10多年之久,令他们无法返乡。至清光绪年间,到程铭这一辈,只好靠在东台城便民桥边摆设日用杂品货摊谋生,本小利微,仅能糊口,因经济拮据,三个儿子程吉甫、程寿山、程楚卿,粗识文字后就辍学随父从商。程铭从摆设货摊起步,得到儿子们相助,在便民桥边租赁一间店铺门面,开设永泰祥日用杂品店,父子们苦心经营十数载,积攒了一些资本,谋求发展,扩大经营。那时,东台农民的生活水平很低,衣着以南通产的廉价土布、厂布(用铁木机织造的低档色织条格布)为主。程氏父子看到南通布在东台畅销,经营必定有利润。于是在宁树街上租赁了两小间店面房,将永泰祥门面扩大改营棉布,批零兼营。当时有一班贩卖棉布的“布档”,走乡串户,生意很好,程铭父子注重与他们生意,对他们批发棉布,格外优惠。这样,生意越做越兴旺,销售量越做越大,程铭父子感到人手不够,开始雇佣职工,职工的增加,加速了永泰祥资本的增值。除经营南通土布外,同时又增加“洋布”和绸缎。民国初年左右,程铭去世后,程吉甫兄弟三人继承父业,雄心勃勃。于1931年在宁树街西当铺巷口斜对面租赁了一座三开间门窗的店房,经过一番精心整修,装饰了很有气派的雕花门楼,上面用樟木雕刻的“福禄寿”三星拱照店徽相嵌,璀璨夺目,“永泰祥绸布庄”招牌上6个金字熠熠发光,店堂两厢安置着玻璃货橱和柜台,朝外安放着一座特大穿衣镜,油漆得光洁锃亮、富丽堂皇。这样的店容,在当时的东台城里可称得上出类拔萃。

永泰祥绸布庄开业时,自有资本不少,加上老板亲友的少量存款资助,另外凭商业信用向外地批发商赊进部分货物,将门市货橱摆满,职工由原来的12人增加到22人,其中新增加学徒工8人,仍然是门市零售兼内庄批发。翌年抽出部分资金,以程吉甫名义与另外两个股东合伙,在东台城闹市区的彩衣街上(现人民路中亚城市花园处)开设了天福协记布店,经营3年不到,恰逢民国二十年(1931)大水,灾民蜂涌,生意大受影响,另两个股东拆伙离去,程氏兄弟只得从永泰祥挤出部分资金撑持天福协记布店,将协记改为锡记,实为永泰祥的分店,这才渡过了难关。永泰祥绸布庄从开业至抗战爆发这段时间,年销售额持续增长达到100-200万元,流动资金增加到30万元左右,两店职工增加到40多人,成为永泰祥的“黄金时代”。

永泰祥特别重视经营理念,既继续了传统的经营方式,但又不守旧,善于利用外地同行的经验,谋求在竞争中的发展。其招数是:一是以品种多、花色新、价格廉来吸引顾客,大老板程吉甫专司采购进货,业务发展后,在上海设庄,长驻上海。上海市场一有新产品出现,凭其的丰富经验,以花色、质量、价格等方面判断,有把握适合东台地区销售的,就采购一批快速运回;把握不大的,则少量采购试销,以图卖独市、赚大钱。例如,上海刚刚见市的新锚霖牌阴丹士林蓝布,颜色鲜艳,不褪色,价格适中,很适合乡镇妇女做服装面料,曾风靡一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东台城里永泰祥卖独市,这样不仅赚了钱,而且让永泰祥的招牌更响亮了。永泰祥经营的花色品种之多,在东台地区同行业中堪称首屈一指,久而久之,在群众中造成这样一个信息,在其它布店选不到合适的布,只有到永泰祥;如果永泰祥也没有,就没必要再多跑了。二是在进货方面有四个特点:注重市场信息,适应消费者的需要。本庄和申庄之间每天都有函电往来,交流两地的市场信息,从而保证进货适销对路;进货勤,运输快。申庄根据本庄销售情况,掌握日销日进,委托报关行运输,一般四天就运到东台,资金周转快;进货渠道广,基本都是从产地直接进货;对产地厂商严守信用,货款如期解缴不误事。由于商业信用好,帐面上应付货款甚至超过自有资金,也就是不花本钱,不付利息,能做大生意。因此,永泰祥的货源足、品种多,中间环节少、进价低、费用省,销售也低于一般市场价。三是恪守“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经商箴言,做到“信誉第一”。店员都是经过训练和筛选的行家里手,接待顾客主动热情,善于估量其身份,揣摩其需求,帮助挑选布料,使顾客高兴而来满意而去。天长日久,店里与顾客之间逐步建立起一种信赖关系,每一个店员都有他的“老主顾”。尤其是农民,对商人往往存在戒心,买东西怕上当受骗,只有经过几次实际的交易体会,才会深信不疑。永泰祥的信誉,城乡有口皆碑,这是招徕顾客最有效的手段,也是与同业竞争能立于不败之地的法宝。每年当旺销季节到来,同业中有的以“加三放尺”来吸引顾客,而永泰祥依然不加不放,但所订价格却比别家剔除加放后的实际价格还略低,顾客经过比较,认为还是永泰祥做生意老实,买布不会吃亏,无形中提高了永泰祥的信誉。永泰祥并不是不图赚大钱。不过,他有他的窍门,卖独布而又是俏货的品种,利润看得低,毛利仅15%左右;也有个别品种,不赚钱,甚至贴点本,每天柜上只少量供应一点,以此吸引顾客。总之,价格的制订是很灵活的,根据市场情况的变化而随时变化。四是重视广告宣传以扩大影响。开店时店面的整修曾煞费一番苦心,力求新奇。当留声机、扬声器、电风扇在东台城里还是稀罕之物时,它是第一家备有,许多没有见识过的人都闻讯赶来看新奇。包装纸很讲究,用进口牛皮纸在上海印刷,美观而不掉色,一张包装纸就是一张宣传广告;卖出的高贵衣料,还用精制的礼盒装璜得漂漂亮亮。对一次购买数额较大的顾客,赠送印有店号的精美挂画。店堂里还施送成药,有病无钱就医的都可索取。如此种种,无非是起一个加强宣传、扩大影响的作用。五是讲究经济效益。店里滞货很少,脚货剩下来卖不出去的,花色货稍一过时,即适当削价,并在标签上“加圈”设奖,鼓励店员积极推销,卖出1尺加1个圈的布,奖励1分钱,加2个圈的奖2分钱,当日结算兑现,店员对每匹布卖到最后就注意剩下一段成料,避免因不成料而削价受损。

永泰祥绸布庄开业后,门市零售业务成倍增长,内庄批发业务也不断扩大,原来的批发对象增多了,周围许多集镇的布店都到永泰祥来批货。这是因为永泰祥备货充裕,花色品种多,又适销对路,价格也比较公道,还可赊欠货款,加之服务热情周到,货选好后,负责代办包装运输。食宿招待自不必说,就是当时的小贩,每天有二、三十起,来者也必先招待吃一碗馄饨,逢节日还有酒菜款待。

永泰祥内部管理也是有条不紊的。东家兄弟三人从未分家,一直抱成一团,共同掌管庄业。老大程吉甫常驻上海申庄,负责进货业务;老二程寿山在本庄负责全面业务管理;老三程楚卿是一位出色的店员,在门市照应一切。兄弟三人分工配合,把内部管理得井井有条。在雇佣员工方面,永泰祥的独特之处在于,三、四十名员工十之八九是外地人,这是因为外地人食宿在店,没有家务事缠身,于店中事务能专心一意;营业淡季轮流给探亲假一月,又不影响业务。再则外地人与当地人没有瓜葛,可减少弊端。员工中的学徒工占有相当比重,因为学徒工的工资低,也没有探亲假,经济上合算;而这些学徒工又都是外地有往来的同行推荐来的,利用这一层关系又可联络感情,密切业务往来。

店员的工资待遇,是根据工作年限、工作能力及贡献大小由老板掌握的。每月有固定工资,年终有红利,按企业盈利情况和员工的贡献大小而定,高低悬殊很大,员工间互不了解,对突出的业务尖子确有很大贡献的,年终不吝重赏。员工的伙食由店里免费供应,每餐一荤两素一汤,逢年过节另有酒席。员工家庭发生事故,可以先酌情借支,年终确无力偿还时,就予销帐,不使其背经济包袱。老职工病故,丧葬费用归店里开支。由于永泰祥对职工的工资福利较之同行优厚,职工们得到实惠,无不尽心尽意为其服务。永泰祥每年都要解雇几名职工,业务能力或服务态度稍差一点的就被淘汰,违反店规的更不用说。一般解雇都在过了春节营业转淡之时,以免淡季养闲人。到九、十月间再增添几名职工,以迎接旺季的到来。永泰祥沿袭下来的种种不成文店规,紧紧约束着每个职工,谁也不能违反。黎明即起,开门营业,三餐轮换吃,晚上要待顾客走完了才打烊;今日事必须今日毕,打烊以后,要清点营业款,整笆斗的铜元,要点数包封;第二天营业的一切准备工作,如卷布上货橱、扣标签、号价码等都要做好,职工的劳动时间,每天在12小时以上,旺季则更长。

永泰祥绸布庄开业以后,在竞争中取得了明显的优势,成为同行业的巨擘,资金积累成倍地增长,成为当地首富。可是在不安宁的旧社会里,“树大招风”,惹来了不少麻烦。尤其是抗战爆发,东台沦陷后,苛捐杂税多不胜举,永泰祥首当其冲;永泰祥东家一向从事商业,没有可依靠的后台,唯有“买静求安”。一次伪师长田铁夫请各商号老板吃饭,推二老板程寿山坐首席,席间提出军饷有困难,请在座的各位解囊相助。推程寿山坐首席,无非是要他带头多出钱。在这样的胁迫下,程寿山只好忍声吞气,无可奈何地“捐献”巨款。还有这班“老爷”带着眷属来买衣料,高级衣料选了不少,却分文不给,名为“赊帐”,实是白拿,谁也不敢上门要帐去自寻麻烦。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当局倒行逆施,摧残工商业,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无奇不有的敲诈勒索,更是变本加厉。保长几乎天天登门,摊派“费用”花样百出,小至筑城用的铁锹,都要摊派铁锹费。

解放前夕,永泰祥的老板程吉甫兄弟三人年龄都已60岁上下,感到精力不济,将企业交给老二程寿山之子程冠东管理。父辈为了培养他继续祖业,早就让他跟随伯父到上海申庄学习经商,回到东台后,在父亲的帮助下管理天福布店。程冠东在旧社会洁身自好,专心致志经商,有一定的商业经营管理才能和经验。今年86岁高龄的他回顾这一切,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几十年来,程冠东历尽幸福与痛苦的交织,光荣与屈辱的碰撞,道路并不平坦。还记得1948年春,国民党政权正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作为永泰祥少东家的他,面临着光明与黑暗的抉择。他徘徊、彷徨,对共产党的政策将信将疑,疑多信少,也听说共产党保护民族工商业,可他自我掂量,“共产党对我这个东台头号工商业主真的会信得过吗?”“党的工商业政策能在我身上体现吗?”反复思考,举棋不定,坐立不安,最终选择了化整为零的手法,将永泰祥的部分毛料货寄存在南通一家布店,一部分丝绸送去泰州天福布庄,剩余部分坚守东台,打算是甲地被冲、乙地可保;乙地被冲,还有丙地。1948年2月25日,价值2000担大米价的高档丝绸杭罗、杭纺、雀屏绉等现货乘“江泰”轮运往泰州。不料船行至台南十八里河口,被新四军驻台南、时埝两区的小分队拦截检查,误以为有国民党县长在船上,货被卸上岸,送货职工亦遭扣押。消息传来,程冠东如坐针毡,惶惶不安。东台城国民党爪牙却伺机窥探,谣言四起。而事实真相是新四军小分队上报团部后,团部于参谋作了详细调查,确认为民间通商,按政策人货如数发还,押船职工在12天被扣期间,未受任何虐待,一日三餐,待以红烧肉、青菜汤直至平安归来。

铁的事实教育了程冠东,新四军军纪严明,秋毫无犯,共产党政策兑现,取信于民。从此,他和共产党风雨同舟、义无返顾地跟党走。1948年10月,东台城迎来了解放。永泰祥东家在解放后,坚信党的政策,积极从事经营。可是在1949年8月,一场火灾,永泰祥烧成一堆瓦砾,程氏兄弟毕生积累的资财几乎化为灰烬。少东家程冠东认为人民政府的民族工商业政策深得人心,决心东山再起。所幸永泰祥以往商业信用好,得到上海等地同行帮助,赊给货源,地方人民政府也贷款支持,重建店房。1949年大军渡江前夕,急需军粮支前,程冠东二话没话,带头捐献大米100担;抗美援朝时,他是盐城地区唯一捐献飞机大炮的积极分子;国家发行胜利折实公债,他个人购买5000个折实单位,成为全盐城地区之冠。为保证国家税收及时入库,程冠东主动上缴了0.5公斤重黄金、800多枚银元。1954年9月,国家颁布了棉布统购统销政策,永泰祥和全国私营棉布商一样,成为东台花纱布公司的经销店,价格一律执行国家牌价,这是永泰祥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的第一步。他被当选为县人民代表、省政协委员、省工商联执委、东台工商联主任。1956年1月11日,最令他终身难忘的是,程冠东和县工商科的同志到省里开会,商讨贯彻党中央关于加快对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步伐的精神,推广北京市全行业实行公私合营的经验。会议期间,正逢毛泽东主席到江苏视察工作,接见与会的省工商联执行委员,在南京市委大院内,程冠东受到毛泽东、陈毅、罗瑞卿等中央领导的亲切会见,他做梦也没想到,党的第一代领导人,一位东方伟大的巨手能够和一个私营工商业者——永泰祥绸布庄老板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这一瞬间的时空永远凝固在他的心里。程冠东对此感到莫大的光荣和鼓舞,会议结束后回到东台,他于1月17日即代表绸布业向县人民委员会递交了申请全行业公私合营的报告,第二天县长就在全县商民大会上宣布,批准绸布业首先实行全行业公私合营。1959年程冠东去北京参加两个月的“神仙会”学习,受到刘少奇、朱德等中央领导的接见,更加坚定了程冠东对共产党的信念。公私合营后,组织上安排程冠东担任县花纱布公司副经理,继续发挥他的才能。

“文革”期间,程冠东和其他工商界人士一样,被抄家、隔离审查、批斗,扫地出门。但他还是坚信共产党的领导,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落实了工商业者的政策,摘掉了他资本家的帽子,恢复了他的职务。1982年又任命他当商业局副局长,1984年他担任东台政协副主席,从1984年到1993年,程冠东连任四、五、六、七、八届市政协副主席、市工商联主任委员、盐城市工商联副主任、省一至六届政协委员,时间之长,为省内仅有,被誉为“东台的荣毅仁”。在新时期统一战线的队伍里,程冠东充分发挥他的智慧和才能,深入基层,兢兢业业地作了大量调研工作,写出了很多有价值的调查报告,呈送给省市领导作决策依据和参考,受到领导重视和各界好评。

1997年国家商业部在全国数以万计的大、中、小企业中筛选出典型企业,总结推广他们的商业经营管理经验,大企业是北京瑞蚨祥,中企业是南通大生纱厂,小企业就是东台永泰祥。1998年国家国内贸易部给永泰祥颁发了“中华老字号”铜匾,以资鼓励。如今,党和国家对工商业者的爱护、关怀,更加激起了虽年近九旬,但精神矍铄的程冠东的豪情,他眼明耳聪,勤于学习,关心时事,犹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之雄心。深感欣逢盛世,他要在有生之年,还将奋力振浆,奉献余热。

东台城小巷拾趣(转载)

原作者:程可石
原文链接:http://www.xici.net/d125279882.htm

东台城的小巷,窄窄的,不急不缓地伸展着,遍布城区。尤如一个走过多年沧桑的老人,展曦时敞开胸怀,放飞着儿女们离去,黄昏间期盼翘望,守候着儿女们归来。千百年来,小巷们就这样默默地迎来送往,直到有一天,政府一声号令,拆迁改造美化环境,人们既留念又欢欣地陆续搬迁。只剩下小巷们宁静地期待着,随着推土机的轰鸣声,小巷们完结了它们的使命。一年后,还人们一个崭新的居住环境,但它们留给这尘世间的一种精神却永恒不变。小巷虽逝,余居之久矣,数条小巷逸事历历在目不能忘怀,故默记在册,聊以自娱。

华家巷——初始于明代,东北至西南向,北距县市政府旧址数米之遥,实验小学与之为邻,巷尾黄金坝与东明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旧址(俗称老电厂,清末状元张謇主办,现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隔河相望,巷内铺设格式青砖,住宅大都为青砖小瓦,串堂几进。华家巷以巷口居住的华氏祖先姓氏命名,取荣华富贵之寓意。数百年来为东台达官显贵、骚人墨客居住地。中国文联主席、当代著名作曲家周魏峙、清代进士张泽厚、杨信茂、周松龄以及新四军老同志刘松恒家族等名门望族,先后居住巷内,走出了一大批在全国各地的社会精英。经数百年变迁,华家巷现已扩展为大华家巷、小华家巷、华家北巷、华家巷后河边等数条巷道。

石头巷——位于旧县府街中段,巷为东北至西南向,以巷内地势较高、铺设石板、过路人雨天行走不湿脚而著称,成形于清乾隆时期。石头巷1号住宅曾是我国著名新闻学家、爱国名记者戈公振的诞生地。石头巷居民善花卉,从政、经商者居多,巷道狭长幽静,似小家碧玉,庭院深深,居民生活悠闲自得。

石榴巷——位于鼓楼路中段南侧,因巷口马恒太杂货店店主手植石榴树而得名。巷道东北至西南向,巷内青砖呈马鞍形铺就。石榴巷1号为清咸丰四年(1854年)安徽盐商顾某所建,民国八年(1920)为东台著名大律师沈斌、沈淦兄弟俩买下,后名沈氏大楼。在中进门楣上方墙内嵌有“西园”篆刻大理石石刻一方,现为盐城市文物保护单位。东台名人文史学者吉诚、清咸丰年间翰林季龙图、教育家马坤生先后在此巷居住过。

魁星楼巷——位于东坝路南侧,西邻百岁巷,因毗邻魁星楼而得名。魁星楼又称文昌阁(现陶园所在地),是一座古代建筑,建于清嘉庆十三年—十六年(1808-1811年)楼分三层,高45米,为当时东台城最高点,高甍飞宇、金碧辉煌,建造费用为六千六百两白银,顶层供奉“魁星”,二层供奉“文昌”,底层为“书馆”。楼顶盆为烽火铜所铸,荷花池上有石桥,名“状元桥”。旧有“站在西溪泰山寺,可见东坝魁星楼”之说,惜在1937年毁于日寇炮火。

中巷——位于鼓楼南街,因东台场盐课司署在西巷有屋五十余间便于区别而得名。巷内在清同治光绪年间,诗人姚子静建有桐华阁,阁内藏名人书画碑帖至富,桐华阁有对联曰:“光阴迅速,纵时刻读书写字,能得几何?恐至老无闲,趁早年埋头用功;世事艰难,即寻常吃饭穿衣,甚非容易?念维勤有益,免他日仰面求人。”语虽俚俗,但可作格言观之。

鼓楼——明崇祯五年(1632)由泰州分司湖广人周际明主持修建。楼址位于当时城区中心,(现鼓楼路与东坝路的交接处,与旧县衙相连)时为更鼓安放之处。鼓楼高约25米,宽8米,上下两层,为砖砌单翅阁楼,有南西北三门,东进口为登楼木梯,翅阁楼顶盆为峰火铜所铸,竖有剑头朝上的宝剑三株,楼前有匾额,上嵌“声闻四达”四个金色大字。东台当时曾有“揽胜必登鼓楼,妙在斯楼”之说。

南庄——位于林家桥河南,明代万历年间东台人周竹墟的别墅,其中藏书甚丰,亭榭楼阁,迂回曲折,绕到最远处可以到城北,进庄门有双鹤守立两旁,沿途地形起伏,河沟交叉,有桥相连,庄内绿竹成荫,假山耸立,荷香浓烈,为当时江淮文人雅士、骚人墨客聚会之所。明代著名画家董其昌为其题榜额,清乾隆年间,兴化人顾于观曾撰《游南庄记》,阅之可想见当日园亭之雅趣。

西溪——位于台城西郊,历史悠久,早在西汉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就建有西溪镇,曾更名晏溪。汉孝子董永为西溪人,遗迹甚多;宋三任宰相吕夷简、晏殊丶范仲淹先后来此任盐官。唐尉迟敬德建有海春轩塔,宋代初创的泰山护国禅寺今日依然晨钟暮鼓,诵经不绝。明洪武年间西溪巡检司、清东台县丞署均设于此。有“先有西溪,后有东台”之说。

听雨巷——位于彩衣街中段南侧、东北至西南向。东距现市百货公司二十米左右。清末民国初,有刘姓人家在巷口开“听雨”茶馆,后人仿效开“仿来”书场,当时常有文人雅士在此呤诗唱和,应酬听书。“仿来书场”多次邀请王少堂、康少华等名艺人来此开讲评书,周围居民、个体手工业者经常集此娱乐解乏。金家墩——位于宁树路东侧、彩衣街南侧,是东台城有名的古文化区及富商聚集地。巷内一律黄麻条石铺砌,住户有金、汪、张、鲍、徐、童等富商,仅汪氏一家就有七个串堂三进,并建有汪氏家祠,从明代延续至今生生不息。各大户住房精雕细作,气势非凡,为东台民宅之精品,堪称“古民居博物馆”。

东台寺街琐忆(转载)

原作者:(东台)王大庆
原文链接:http://www.xici.net/d120558897.htm

  东台老城九龙港畔,曾有一条闻名苏北的小街——寺街。寺街长不过300米,宽不过3米,街面中间用一米麻石铺设,两侧为小砖辅佐。寺街因东台名寺三昧寺而得名。据史料记载,其寺始建于唐代,原名圣果院,当年唐太宗李世民征东到此,陷马于淤泥河中,敌帅盖苏文欲斩之,唐皇呼救,正逢尉迟敬德于附近池中洗马闻之而赤身跳上光背马急驰救驾,唐皇避其难后,遂建庙还愿,赐匾额“圣果院”。
  清顺治初年,东台高僧印白重建圣果院,建前后殿楼、塔院、僧寮、方丈室、厨房、库房等100多间,前后花银万余两之多。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院僧赵杰在镇江金山寺恭迎康熙帝出巡,奏请赐寺匾额,康熙帝应允,册封圣果院为“慈济寺”,同时又在一幅黄绫上书写对联:“孤云自往心同远,皓月当空性本园。”赵杰和尚返东台后,将对联挂于寺内大雄宝殿上,“圣果院”从此易名“慈济寺”。
  清乾隆年间,慈济寺不幸遭火灾,和尚可达化缘至镇江金山寺,恰逢乾隆帝南巡至此,可达为其导游,尽其才能,以言奉承,恰到好处。龙颜大悦,问其原主持,乃告之系东台慈济寺,因化缘重建庙宇到此,并玄吹东台名胜,乾隆喜之,欲游。可达恐圣上识破其吹嘘遭欺君之罪,乃以“龙不能游海”巧言阻之。乾隆方罢游,乃赠金敕扩建慈济寺,并亲笔题写“三昧禅寺”,令当时扬州、镇江知府援建三昧寺。扩建后的三昧寺,东自古三昧寺巷,西至吕祖宫巷,北至大月塘,大小四十九个天井,占地六十亩,规模宏伟,为苏北众多寺庙之首。
  寺街得名虽缘于三昧寺,而闻名却得力于沿街众多古迹相助。街头便是唐代遗迹淤泥河与洗马池,街尾便是成L形的九龙桥和关帝桥,街中庙宇甚多,有红土地庙、祠山庙、三宫殿、财神庙、吕祖宫……每一古迹都有一个美丽而动人的传说。
  清末民初时,寺街两侧店铺渐渐增多,其中负有盛名的百年老店就有20多家,如刘万顺南货店、王恒茂木行、张洪兴碗店、唐记碗店、钱记碗店、陆仁和粮行、朱记米店、陈胖子米店、五福堂澡堂、菊花台澡堂、丁永康剃头店、姚二小剃头店、苏记剃头店、戴记五洋店、周玉珠五洋店、王五寿饭店、向阳居茶社、腾记老虎灶、丁公桥老虎灶、王记烧饼店、戴驼子铁匠店、张十炭店、杜记八鲜行、梁记酱园、胡宝发机面店、徐石清儿科诊所、孙家龙牙科诊所等,更有众多流动摊点、五匠百工走街串巷、肩挑叫卖。最具特色的是丁公桥口向阳居茶馆,每天高朋满座,喝茶品茗,吃面尝饺,说事道闻,谈笑风生,好不热闹。而桥口亦有烧饼店、老虎灶、苗瘸子炒货摊、苏家文熏烧摊等助兴,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自成风景。
  解放以后对私有制改造,寺街老店多数不复存在,唯有澡堂、剃头店、老虎灶、烧饼店、铁匠店、炭店、酱园、机面店、诊所依然开张,其中张十炭店公私合营后归属东台煤炭厂改名寺街炭店,梁记酱园归属东台酱厂改名寺街酱园,王记烧饼店归属东台饮服公司改名丁公桥烧饼店,五福堂澡堂、菊花台澡堂归属东台饮服公司后名称不变,其它一些没有雇佣人员关系的小店铺、诊所,仍由个人经营。而三昧寺却由东台粮管所接管,衍生出当时台城最大的寺街粮店,车来车往,人流如织。陆仁和粮行则成了航道站,站外九龙港里海船渔船停泊不断,夜间渔火与星星交相辉映,别具一番情趣。寺街风韵不减当年。
  文革期间,三昧寺及寺街其它庙宇都不复存在;旧城改造后,古老的寺街也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值得庆幸的是原寺街的街头上孵化出了一条民清街,寺街的麻石、小砖尽铺其中,两侧的店铺也基本仿照原貌,当年寺街的神韵仍可领略一二。
  我家祖祖辈辈生于寺街长于寺街,见证了寺街的兴衰,至我这一代又亲眼目睹了寺街化为一条明清街,甚感欣慰。闲时散步,我总喜欢走走明清街,寻觅寻觅当年寺街的身影,感悟感悟“新寺街”的韵味。

google的blockly发布1.0正式版

https://developers.googleblog.com/2017/06/introducing-blockly-10-for-android-and.html (需梯子)

面向儿童的积木式可视化编程框架blockly发布了1.0正式版,可基于ios和android平台创建app,也对基于移动web的版本和跨平台兼容性进行了优化。

已经看到有朋友圈发布类似的小孩玩编程的东西,看来未来IT工程师也可以多一条出路了——编程,从起跑线开始。

strcpy和strcpy_s函数

最近有同学在编写作业时,用了字符串拷贝库函数strcpy,被编译器提示不安全,要求用strcpy_s代替。

一个典型的自定义strcpy函数代码可能如下:


char * mystrcpy(char *des , const char *src)
{
    char *t = des;
    while(*des++ = *src++)
        ;
    return t;
}

这个代码的问题在于如果des指向的空间不足以存放字符串src的内容,就可能会导致数据冲突或程序崩溃。

在高版本的vs当中,微软推出了更安全的strcpy_s函数。其函数声明为:

三个参数版本
errno_t strcpy_s(
    char *strDestination,
    size_t numberOfElements,
    const char *strSource
);
两个参数版本
template <size_t size>
errno_t strcpy_s(
    char (&strDestination)[size],
   const char *strSource
); // C++ only

其中三个参数的版本可以为c/c++通用,需要程序员主动指明可接受赋值的空间大小,这样避免只传递指针而无法控制复制长度的问题,通用性较强;而两个参数的版本使用了模板和对数组的引用技术,只能对c++使用,而且第一个参数要求必须是字符数组(不能是字符指针),否则无法运行。

不过这两个函数不是c++标准库函数,在linux环境下需要进行移植或者用strncpy函数(该函数也可以指定拷贝的数量)代替。

含有类、动态分配内存、插入和提取运算符重载、文件读写的程序示例

程序说明

  1. 在类当中定义提取和插入运算符重载,并对参数分别进行检测,如果是输入或输出对象则进行额外处理。
  2. 在写文件时需要写入字符串的长度,但输出不需要。读文件时需要读取字符串的长度,但输入不需要。
  3. 为了简化步骤,输入时控制了字符串的长度,否则可以用链表等不定长的容器来获取输入。
  4. 出于简化问题的角度,本程序把保存数据用的文件名固定了,因此如果创建需要多个对象(包括复制构造函数和赋值运算符等)时可能会出现问题(会导致数据的覆盖等)。
#include <iostream>
#include <fstream>
using namespace std;

class rect;
istream& operator >>(istream & is , rect & r);
ostream& operator <<(ostream & os , const rect & r);

class rect
{
    int left , top , right , bottom;
    char *info;
public:
    rect()
    {
        ifstream infile("rect.txt");
        if(infile)
        {
            infile >> *this;
            infile.close();
        }
        else
            cin >> *this;
    }
    ~rect()
    {
        ofstream outfile("rect.txt");
        outfile << *this;
        outfile.close();
        delete []info;
    }
    friend istream& operator >>(istream & is , rect & r)
    {
        int len;
        if(&is == &cin)
        {
            char c[20];
            cout << "请输入矩形的四个坐标:";
            cin >> r.left >> r.top >> r.right >> r.bottom;
            cin.get();
            cout << "请输入矩形的描述(20字符以内):";
            cin.getline(c , 20);
            len = strlen(c);
            r.info = new char[len + 1];
            strcpy(r.info , c);
        }
        else
        {
            is >> r.left >> r.top >> r.right >> r.bottom >> len;
            r.info = new char[len + 1];
            is.get();
            is.getline(r.info , len + 1);
        }
        return is;
    }
    friend ostream& operator <<(ostream & os , rect & r)
    {
        os << r.left << ' ' << r.top << ' ' << r.right << ' ' << r.bottom << endl;
        if(&os != &cout)
            os << strlen(r.info) << endl;
        return os << r.info << endl;
    }
};
int main()
{
    rect r;
    cout << r;
    return 0;
}